Vita.宋鸩

一个爱好写文/剪辑/花滑的辣鸡 欢迎勾搭

【魔道/曦澄】君临天下 【皇帝曦x将军澄】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ps:背景架空架空架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地名 时间之类的都是瞎起的,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流水账文笔,不喜勿喷





1


元启32年。


江澄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些人脑子是哪根筋抽了,让他去给太子作伴读。比他合适的人选要多少有多少,可却偏偏选了他。

说实话,他是不想来的。

可是圣命难违。

江澄百无聊赖地踢开一粒躺在脚前的小石子,他恨不得自己赶紧犯点错滚回家去,故而耳边婢女所嘱托的话那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是看着那石子应声向前滚了几圈,最后堪堪停在一双鞋前。

婢女的声音戛然而止,江澄抬起头,看向了鞋子的主人——一个白衣飘飘的少年,眉眼弯弯,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奴婢参见殿下。”婢女赶忙行礼,同时悄悄地扯了扯江澄的衣袖,似是在提醒他。

来人身份不言而喻。

“臣参见殿下。”江澄有模有样地行了个礼,虽不熟练且带着几分敷衍,却也算规范。江澄趁着行礼的时候不动声色的将这位少年打量了一番。

少年名叫蓝涣,是当今圣上的嫡长子,也是当朝太子。虽年仅十二,但关于其的美名早已传遍大江南北,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江澄之前从未见过真人,不过却对于那些传闻一直持不懈的态度,因为他曾经读书的那个私塾的老古板动不动就拿他和蓝涣比较。

“你那么喜欢他你去给他教书啊。”小江澄腹诽道。

从此,那老古板每提一次蓝涣,小江澄便在心中给那个从未谋面的蓝涣狠狠地记下了一笔,至今他也不记得有多少笔了。

“什么“神童”不过是被一群上赶着拍马屁的人捧出来的罢了。”——直到见到蓝涣前江澄还是这样想的。

而见到蓝涣后江澄的想法变成了:“这家伙老这样笑不会是傻的吧?”

“曦臣。”白衣少年那还未完全脱去稚气的声音突然在江澄耳边响起,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江澄浑身一怔,似乎还未反应过来对方是什么意思,有些诧异地抬头看过去。

蓝涣对上江澄的目光,微微一笑,道:“曦臣是的字,以后不必叫我殿下,叫我曦臣就好。”

“是…”半晌,江澄才回答道。

自此,江大少爷正式开始了漫长及痛苦的伴读生活。

说是痛苦,是因为没到日子不能回家也不能离宫散心,在宫中更是处处都是规矩,什么射纸鸢想都别想,远没有以前在侯府中那般自在。这可把江澄郁闷坏了,每天上课都是冷着张脸的,还总是走神,这回倒好,太子开始觉得奇怪了。

根据蓝涣多日的观察和苦思冥想之后,得到一个结论

于是太子殿下谨遵先生的教导“有问题要早解决”这一条,在一个晚上悄悄跑去敲了江澄的门。

“江公子?”无人应答。

蓝涣正抬手准备再敲时一个顶着一头乱毛的少年打开了门,眉眼间满是不耐烦地问道:“殿下这是不睡觉吗?”

这话可以说是相当的无礼,但蓝曦臣并不在意,笑了一下,拿着手中的食盒在江澄眼前晃了晃,而后缓缓说道:“我有一事相求。”

一炷香后。

二人站在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上,江澄看着周围来往的人,强压下心中的愉悦,问道:“太…”

一指修长的手指轻轻压在江澄微微张开的嘴唇上,止住了他的话音。江澄有些错愕地看向蓝涣。只见对方用一种异常认真的神情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要叫殿下。我不喜欢。”

见江澄有些呆滞地点点头,蓝涣才移开手指。

江澄这半年以来,一直被“禁锢”于宫中,此刻犹如出笼的鸟儿,拉着太子殿下到处撒欢,还美其名曰:视察民间,体验生活。弄得蓝涣那是哭笑不得。

二人先是将京城最繁华的街道逛了个遍,而后又坐了次游船,最后才来到了一家酒楼。蓝涣的脚步在看见酒楼时明显一顿,不过江澄却并未发现,仍是将其拉了进来。

“小二,你们着劲最足的酒是什么?来一坛。”

“晚吟。”蓝涣轻声叫了一下江澄,想要提醒他家规里规定不能喝酒。江澄却拉着太子上了楼,“别总是家规家规的,你家家规不是还规定了未经允许不能私自出宫吗?你看,既然都已经犯了家规了,多违反几条也无所谓。”

江澄将一碗酒放在蓝涣面前,说道:“喝吧。”

蓝涣一顿,却还是拿起了酒,一饮而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蓝涣在江澄震惊的目光下直接睡倒在了桌子上。江澄几次试图叫醒他都无果,只好在旁人复杂的目光下背起熟睡中的太子殿下一溜烟儿的离开了酒馆。

江澄背着那人慢慢行走在一条小路上,身上出了一层薄汗。此刻已是深夜,多数人都已经去和周公下棋了,街上只有他们二人。“晚吟。”蓝涣突然开口,说话间吐出的热气不偏不倚地洒在了江澄的耳朵上,弄的江澄耳朵嗖一下就红了。

“你醒了就快下来。”

“不要…”少年人在江澄耳边轻轻呢喃着,江澄觉着搂着自己的那双手又紧了些。

“快下去,我累了。”少年撇撇嘴,不大情愿地从江澄身上下来,而后一脸委屈地看着对方,“我是太子诶,你这样对我后果很严重的。”

“喝醉了。”江澄沉思片刻后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而后深深地叹了口气,拉起蓝涣的手,用一种温柔到令自己恶心的声音哄道:“好好好,我们先回去,然后你再罚我,行不行?”说罢拉着他就要往回走。

——回去之后我就跑,谁给你罚啊。

“不好。”职业读弟机瞬间看透了江澄的心思,赖在原地也就算了,还死死拉住江澄的手,往回一带,江澄一个没站稳就跌进了那人怀里。

他下意识地抬头想要斥责对方孩子气的行为,却对上了那人的目光。

往日里,江澄只觉得那人眸子中一片星光,似是万里银河都含进了他眼里,甚是好看。但此刻那人的眸子里却寻不见任何星光,因为那双眼里,早已被一个人占满——便是江澄。

这样专注的目光,居然让人觉着什么都难以再容下了。

江澄心中一颤,有些慌张地避开那人的目光,赶忙站起来,干咳了一声说道:“太…曦臣,该回宫了。”

“好。”



2.


元启37年。

老安顗侯去世,江澄身为其独子顺理成章继承了爵位,封侯安顗,从此踏上了征途。


元启38年。

皇帝驾崩,由年仅18的太子继位,改年号熹盛。


熹盛元年。

北蛮在一日夜间突然向中原发动进攻,短短数日内竟一连夺下三座城池。安顗侯主动请缨,将敌军剿灭,夺回城池,并挥师北上,讨伐北蛮。


熹盛5年初。

北蛮投降,归顺于中原。安顗侯凯旋而归,帝大喜,准备大摆宴席为之庆祝,却被其以浪费为由直接回绝。这般典型的给脸不要脸的行为无异于作死,就在众人以为圣上会龙颜大怒之时,皇帝却只是笑笑,道:

“晚吟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众人咂舌。

于是设宴之事不了了之,但安顗侯还是在第三日被皇帝以叙旧为由请进宫内。

蓝涣端坐在桌案前,听见门帘上悬挂着的珠子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知道是那人来了,放下手中的书卷,眼里含笑地看向那抹紫色的身影。

安顗侯早已换下那一身盔甲,着一身紫色的衣服走进殿内,规规矩矩地行了个礼:“臣参见陛下。”

军旅生活和战争磨去了少年人眉间那几抹傲气和稚气,多了几分稳重和成熟。而几年征战沙场的经历为这个叶眉杏目的少年平添几分戾气,明明不过23岁的年轻人一举一动中却已有了几分威严。分明是一样的紫色衣衫,一样的人,但却带给人不同的感受,年少时是意气风发,而面前这个人带给他的却只有生疏冷漠。

蓝涣一怔,他突然意识到,面前的人也已经是一家之主,一国之将了,心中不由得产生几分心疼之意。

曾经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终是不在了。


蓝涣略一沉思,而后起身,挥手示意旁人撤去,而后走到那人面前,亲自将他扶起来:“起来吧。”

蓝涣感觉到自己手碰到对方时对方似乎是愣了一下,他轻微的颤抖没能逃过蓝曦臣的眼睛,一抹笑意在蓝曦臣脸上一闪而过。他虽是有些留恋对方肌肤的触感却还是适时地松开手,而后看着对方的眼睛,笑了一下。他像是儿时那般,将自己的一根手指轻轻抵在对方的嘴唇上,止住了江澄欲启的嘴唇,轻笑道:“我说过了,我叫曦臣,不叫陛下。”

江澄显然是愣住了,没料到蓝涣会突然这么说,虽不大明白对方什么意思,却还是应了句:“臣遵旨。”

“也不要用臣自称。用“我”,像以前那样。”

“是。”

“乖。”蓝曦臣移开手指,将手隐藏在袖子里,二人相对而坐。蓝涣一边悄悄摩挲着那只手指回味刚刚的触感,一边端起不知何时准备好的酒壶,在江澄惊诧的目光下为江澄和自己各倒了一碗。

“来。”蓝涣端起自己那碗酒,江澄回忆起多年前的那个晚上,不禁有些头痛:“曦臣。”

他可不要再把这个老祖宗背回去了。

“晚吟这可是不给我面子?”

“不敢。”江澄咬咬牙,一饮而尽,愤愤地放下酒碗,只见蓝涣满意地笑了笑,也将自己手中的酒饮尽。

结果自然不出江澄所料,蓝涣揉了揉眉心,便昏睡了过去。江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起身去叫侍者把这祖宗弄回房时只见蓝涣已经直起身,一把拉住江澄的手,嘴里似乎说了什么。

“什么?”江澄下意识地回头问道,却对上那人满是委屈的眼睛。

“别走。”

好嘛,这祖宗开始发酒疯了。

江澄试图挣开那人的手,却是无果,只好叹了口气。

“晚吟。”蓝涣又叫了一次他的名字,好听是好听,只是江澄觉着对方叫自己的语气有些怪怪的。

“不要走。”

“嗯。你先松手,我不走。”祖宗你可松手吧。

蓝涣听见答案,忽然笑了起来,露出一排皓齿,眉眼间满是笑意,却并没有松手的意思,到像是个得了玩具的小孩一样,扯着江澄的衣袖就往殿外走。门外的侍卫见此场景也是一惊,只见他们的圣上笑得一脸灿烂,拉着一脸黑线的安顗侯就往外走,本还有侍卫或是婢女好奇发生了什么,却被安顗侯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于是众人纷纷跪在地上行礼,将目光投向别处。

二人上了宫墙,夜色下的京城刚刚开始它一天最繁华的时候,数不清的灯光在黑夜中闪烁着,与天空中的银河交相辉映着,灯光和星光在远处连成了一片,让人产生一种身处银河之中的错觉。蓝涣看着眼前的京城,突然抬起手指向西北方,对江澄说道:

“看我为你打下的江山!”

江澄失笑,道:“那是我打的。”

蓝涣眨眨眼,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歪着头看着江澄,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然后一直牵着江澄的右手忽然用力一拉,江澄毫无防备地被他拉到了身前。

蓝涣比江澄稍稍高上一点,江澄不得不抬头才能看到他。他用左手扣住江澄的下巴,看着对方的眸子,一字一顿,异常认真地说道:


“可你是我的。”





—end

ps就是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梗就是空间上那个将军x皇帝的。
不过攻受我改成皇帝攻了。
顗:安定(yi四声,读yi三声时为安静的意思)
熹盛:xi cheng。自己感受这个谐音。
剩下的名字都是我瞎编的别在意。
吐槽一下破输入法打不出顗字还得我手写。
一些小细节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注意,蓝大在舅舅面前从来没有用本宫或是朕自称过。
最后说“你是我的。”的隐藏含义就是,江澄是蓝涣的,所以江澄打的江山就是蓝涣打的。
不喜勿喷。就是个娱乐向的小短篇

评论(8)

热度(351)